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港台电影中的反串文化 林青霞张国荣雌雄同体 男装女装皆相宜石坊青斜

港台电影中的反串文化 林青霞张国荣雌雄同体 男装女装皆相宜石坊青斜

图片说明:港台电影中的反串文化 林青霞张国荣雌雄同体 男装女装皆相宜石坊青斜,。

民国电影《化身姑娘》(1936)的剧照,袁美云一人分饰两角


易服反串在中国乃历史悠远,且不论是在文学、民间传奇或表演艺术中都有丰富的资源,例如《梁祝》和《花木兰》(或《木兰辞》)的故事曾在民间广为流传;明末冯梦龙在《醒世恒言》中载有壮男扮老妇以引诱女子,而《聊斋志异》中的“男妾”是男扮女而被买进官绅仕府之事;及至于传统戏曲中全男班或全女班剧团的“反串”演出,更可以说是中国表演艺术的惯例。


而在华语剧情电影的范畴,由黄嘉谟编剧、方沛霖导演、袁美云(1917-1999)主演的《化身姑娘》(1936),片中女主角易服反串的情节算是早年著名的例子(本片于1954年代由香港的林翠重新诠释)。


香港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1963)剧照,左为 凌波 右为 乐蒂


基于时代的变迁,故行文中仅将港台两地华语电影中有关易服反串的现象基本定格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至90年代中期,其实更多的表述是在香港电影中,并对此进行简略的归纳与分析——那是一个天马行空的时代,香港影人们尽情得在电影世界中畅游!


从电影类型的角度来看,20世纪80年代年代以前的华语电影中,男扮女装或女扮男装的角色和情节,主要是出现在戏曲电影和武侠片两种电影类型中,但影片的创作者可能只是基于类型运作的惯例,倒不见得在刻意玩弄和颠覆性别符码,例如多数由凌波所主演的黄梅调电影,她在电影的剧情中就根本是男性,其性别及异性恋纯度并不受剧中人及一般观众所质疑。


电影《大醉侠》(1966)剧照,图为 郑佩佩


相对而言,刻意玩弄性别议题、甚或以此大作文章的黄梅调电影反倒是少数,例如李翰祥(1926-1996)的《梁山伯与祝英台》(1963)、薛群、罗臻的《乔太守乱点鸳鸯谱》(1964)与周诗禄的《双凤奇缘》(1964)等等。 另外,戏曲电影和武侠片两种电影类型,若光从服装的角度来看且都是“古装片”,一来它反映了港台两地于“新电影”出现之前(分别出现于1979与1982年)整个社会较浓厚的“逃避主义”氛围(不直接面对现实),而港台自新电影以降,整个社会之对于社会、政治、女性与边缘题材的关注(尽管时而沦为剥削),则为20世纪90年代代性别与易服题材之大举重返电影舞台铺路。


电影《龙门客栈》(1967)剧照,图为 上官灵凤


20世纪90年代的华语电影(特别是香港电影)可谓“性”味盎然,但性意识的高涨与性言说的膨胀,并不保证大众性观念的开明与“进步”,例如20世纪80年代年代末期开始的一波三级艳情片,和众多充斥著剥削女性、恐惧同性恋意识的影片,便令很多人不敢领教。


值此同时,随著性别议题之成为主流话题,许多电影也开始大玩性别游戏,而易服、反串及其所能牵动的性别/情欲暧昧,便顺势成为了20世纪90年代以降许多电影工作者偏爱的主题之一,且这个主题不受电影类型所局限,甚至出现在许多的“时装”电影中。对于几种常出现易服反串的电影“情境”,现将大致归纳如下——


电影《卧虎藏龙》(2000)剧照,图为 章子怡


【功夫武侠片:林青霞“男儿身”受追捧】


在传统的武侠片中,女性角色之所以选择易服,主要缘于男性服装能赋予女性角色实际的行动力,如《大醉侠》(1966)前半段的郑佩佩,《龙门客栈》(1967)、《少林寺十八铜人》(1976)里的上官灵凤,乃至于的迈入21世纪的《卧虎藏龙》(2000)中刚步入江湖的章子怡,但在连男女主角间的情感都属含蓄压抑的情况下,要让片中的某个女性角色误认或甚至爱上另一个易服后的女性角色,几乎是不可能的。


电影《新龙门客栈》(1992)中的场景


但到了1992年由徐克监制、李惠民导演的《新龙门客栈》,当风骚老板娘金镶玉(张曼玉饰)初次见到潇洒俊俏的邱莫言(林青霞饰),竟也忍不住上前勾引,勾搭不成则对伙计说:“凡是不正眼看我金镶玉的肯定不是男人!”不过老板娘还是得再趁邱莫言试浴的机会与她交手,验明正身一番(这当然是相当异性恋中心的观点,为何对女性没兴趣的男人就必须是女人?)。然而20世纪90年代影响最大的武侠片莫过于徐克监制、程小东导演的《笑傲江湖Ⅱ东方不败》(1992),该片曾带起一股跟拍风潮,片中扮装的趣味与性别的辩证且令人乍舌。


电影《笑傲江湖Ⅱ东方不败》(1992)中的场景


东方不败(林青霞饰)于“自宫”练就《葵花宝典》后,竟连皮肤、声音也开始变细,逐渐成为生理上的女性,并“自然”地继承刻板印象中的“女性特质”(以绣花针为武器、无心江山大业、善妒并选择坠崖殉情),仿佛女性特质真是女性与生俱来的!而与东方不败一见钟情、甚至一夜缱绻的令狐冲(李连杰饰),最后则汲汲追问:与我共度一宵的人,到底是不是你/你?


即令狐氏最终所关心的并非那曾经相爱的是否即眼前此人,而是曾经与他发生“性行为”的是否为眼前这个“变性人”。但另一方面观众却清楚地知道,先前与令狐冲发生性关系的实为东方不败的爱妾杨诗诗(余安安饰),为如假包换的女性,因而舒解了观众的焦虑。


电影《东方不败风云再起》(1993)中的雪千寻,王祖贤的造型也令人一亮


至《笑傲江湖Ⅱ东方不败》受到追捧后,由徐克监制,程小东、李惠民联合导演的《东方不败风云再起》(1993),把已化为女儿身的东方不败再以俊俏的造型重返江湖,其目的是为了揭穿那许许多多的假东方不败,而其中之一竟是昔日爱妾雪千寻(王祖贤饰),但雪千寻之所以假称东方不败正是为了引出真的东方不败,盼能再续前缘。在这部片中的情欲“问题”已移焦至雪千寻身上:她对东方不败的情感无疑是女同的范畴了,观众也看到雪千寻与假扮女子的东引忍者舌吻(但由女演员瓜代易容之后的男性忍者,故视觉上也是女同行为),但雪千寻对男主角竟也有动情的片刻。


电影《方世玉》(1993)剧照,左为 胡慧中 右为 萧芳芳


相对而言,林青霞的中性造型在这部正宗的《东方不败》续集中,确已不见多大意义,遑论当此造型重覆出现在《绝代双骄》(1992)、《六指琴魔》(1994)、《刀剑笑》(1994)等等粗制滥造的跟拍影片中,其意义之空洞。 另外,20世纪90年代前期几部著名的拳脚功夫片也出现过有趣的反串角色与情节,而其中最具神采的当属元奎的《方世玉》(1993)中的苗翠花(萧芳芳饰),即方世玉(李连杰饰)的母亲。


电影《胭脂扣》(1988)中的一场景,梅艳芳首次在银幕上反串让戏中的张国荣为之倾倒


在一场比武招亲大会上,方世玉误以为所争娶的是名丑女,便故意临阵落败,不料作母亲的看不下去,又女扮男装、以方“大”玉之名上台较阵,结果她不但抢到了绣球,还吸引到了“亲家母”雷夫人(胡慧中饰)!而在雷夫人伤重不治的那场戏中,当雷夫人表示想再会方大玉一面,苗翠花便吹熄烛火、以男性之姿伴她生命最后一程。相较于绝大多数(尤其是好莱坞电影)的反串情节,本片竟无意藉由揭露反串者的身分、以成全剧中的异性恋配对,反倒再度藉由反串实际暗渡了一段感人的女同志情谊。


电影《虎度门》(1996)中的一场景,萧芳芳在舞台上的扮相


【有关戏曲的电影:张国荣“女儿身”无人敌】


20世纪90年代主流的华语电影市场虽不见类似风行于80年代之前的戏曲电影,却有不少“有关”戏曲的电影牵扯到易服反串,算是一股潮流。


先将时序稍往前拉,虽然同志导演关锦鹏的纪录片《男生女相》(1996)是其“出柜”之作,但令他开始正面处理男同志角色,但他早十年所拍摄的《胭脂扣》(1988)却该算是他首度碰触男同志情结的影片,因为梅艳芳(1963-2003)所饰演的青楼女子就是以片头的反串之姿令张国荣(1956-2003)为之倾倒。


电影《霸王别姬》(1993)中的一场景,张国荣在舞台上的扮相至今无人超越


而舒琪导演的《虎度门》(1996)片更直指反串演员“扑朔迷离”的吸引力。如片中常以男装反串演出的粤剧名伶冷剑心(萧芳芳饰)便拥有一群热情死忠的女戏迷(彷佛当年万人空巷的“梁兄哥”、任剑辉、龙剑笙、陈宝珠……),甚至连李子雄所饰演的男同志都克制不住,将情感投射到冷剑心身上。但在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1993)中,张国荣所饰演的京剧旦角程蝶衣,则根本就是以“女子”的身份爱上师兄段小楼(张丰毅饰),片中还描写程蝶衣是如何地“变成”女人,且他跟袁四爷(葛优饰)的感情对手戏,也是在程易服上妆之后方以旦角的姿态进行(以淡化和回避男男相恋的可能性),因此程蝶衣至多只能算是异性恋偏见下毫无主体性、“困在男性身躯里”的男同恋的刻板再现,而易服反串在此亦沦为此偏见的展现手段。


电影《游园惊梦》(2001)中一场景,王祖贤短发造型干净利落


然就这点来看,徐立功导演的《夜奔》(2000)有它可贵之处,至少它不再藉由戏曲中的反串折射男同志情欲,让男生男相的两人也能相爱。至于杨凡的《游园惊梦》(2001),影片讲述1930年代的苏州,以超凡脱俗的容貌和绝佳的昆曲造诣红极一时的得月楼歌妓翠花(宫泽理惠饰)嫁入当地豪门荣府,却遭遇荣家上下的冷落。


荣兰(王祖贤饰)是荣家的亲戚,职业为学校教师,虽为女儿身却有男儿的明智、热忱与大志向。翠花与荣兰结识后性情相投,合演昆曲《牡丹亭》更是珠联璧合,两人渐生暧昧情愫。然而她们终究还是女性,翠花不甘寂寞与戏曲演员有越轨之举而被荣家驱逐,被迫暂借荣兰处安身。


电影《金枝玉叶》(1994)中一场景,袁咏仪男仔扮相也令张国荣“晕圈”


英俊倜傥的男教师邢志刚(吴彦祖饰)亦令荣兰一见倾心,女性的柔媚在她身上又得以复活。世事无常,邢志刚最终离去;暗恋翠花的二管家死于战场,只剩下两个女人无可奈何、黯然神伤。片中王祖贤与宫泽里惠从对手演出戏曲到服装的对比运用,也都透散著一股暧昧。虽然吴彦祖在《游园惊梦》里面很晚才出场,但是很好地诠释了花瓶和祸水的角色,那段沐浴卖肉戏非常重要!


【时装性喜剧:消解主流观众对同志的恐惧】


即20世纪90年代许多以性别和性欲为主题的时装喜剧,其中阴柔“装扮”的男同志是典型角色之一,而陈可辛的《金枝玉叶》(1994)则是这个范畴中最重要的作品,承续起《笑傲江湖Ⅱ东方不败》所带起的反串风潮。


电影《金枝玉叶2》(1996)剧照,梅艳芳和张国荣在戏里同时为袁咏仪“发狂”


《金枝玉叶》的三位主角都是异性恋,袁咏仪女扮男装是为了接近两位偶像——刘嘉玲与张国荣,而身为情侣的刘嘉玲与张国荣则分别对袁咏仪产生好感。在刘嘉玲与袁咏仪的部份,袁咏仪以身为男同志当藉口,将两人关系转化为“姊妹”情谊,但张国荣则必须面对自己可能是男同志的焦虑,直到影片最后袁咏仪恢复了女儿身才化解了这道难题,并让张国荣道出:不管你是男人或女人,只知道我爱你。


电影《新仙鹤神针 》(1993)中一场景,梅艳芳饰演白云飞


但为何张国荣说这番话必须要在袁咏仪恢复女儿身之后?显然虚伪的成份远多于坦然。而先前一场张国荣与袁咏仪的接吻戏,张国荣对袁咏仪以“你不是女人”便用力将她/他推开,则十足是以同志恐惧讨好一般(异性恋)观众;而在观众观看的层次,张国荣与袁咏仪之实属俊男美女搭配,也消解了主流观众对于同性间接吻的恐惧。


及至陈可辛再接再厉的《金枝玉叶2》(1996),常以中性造型风靡观众和听众的百变巨星方艳梅(梅艳芳饰)取代刘嘉玲,卷入张国荣与袁咏仪之间的爱情。承续上集,片中的袁咏仪是以男性身分立足歌坛、以女性身分和张国荣相处,而梅艳芳则是在袁咏仪反串男性的情形下爱上袁咏仪,但袁咏仪竟也爱上了同为女儿身的梅艳芳。


电影《鹿鼎记》(1992)中一场景,林青霞身手敏捷


而为了堵众人之口(以为张国荣与袁咏仪是“男同志”关系),袁咏仪又与梅艳芳协议假装以“男女”情侣的身份示人,还一同搭档演戏,接了一部梅艳芳“反串”男性、袁咏仪“反串”女性的戏中戏!


除了戏中戏的接吻“实为”女女相吻,袁咏仪在“正身”之后,还与梅艳芳在剧情之内发生性关系,但不知是编导刻意挑战同性恋禁忌,还是自己也在一连串的反串之后晕头转向?而女女之间的性行为在男异性恋霸权的凝视之下,究竟能有几分颠覆力道亦值得商榷(女同志常被父权视为儿戏,而女女之间的性行为更常沦为供男异性恋观众消费窥淫的对象)。


电影《金枝玉叶2》(1996)剧照,左为 袁咏仪 右为 梅艳芳


【古装喜闹剧:反串产生的笑果成卖点】


可视为功夫武侠片与时装性喜剧的结合与变体,角色穿著古装且多半会些打闹式的拳脚功夫,剧情则常“盗用”历史掌故或小说传奇中的枝节,专事搞笑,而反串所产生的笑果正是卖点之一。例如由王晶所执导的《鹿鼎记》(1992)中,周星驰所饰演的假太监韦小宝便与著男装的公主(邱淑贞饰)一路打打闹闹。


另外,徐克的《梁祝》(1994)是由杨采妮饰演粗枝大叶、男装赴学的祝英台;杜琪峰的《钟无艳》(2001)则由梅艳芳反串齐宣王与齐桓公,并由张柏芝扮演忽男忽女的狐狸精;而刘镇伟导演的《天下无双》(2002)算是把李翰祥的《江山美人》(1959)与严俊的《花田错》(1962)的结合起来。


电影《天下无双》(2002)剧照,图为 赵薇


片中明朝正德皇帝(张震饰)与男装的御妹(王菲饰)违背皇太后的意旨,私自出宫游江南,并在梅龙镇遇上小霸王阿龙(梁朝伟饰)及其妹凤姐(赵薇饰)。两对兄妹不打不相识,最后凤姐爱上了男装的御妹,御妹喜欢上了阿龙,皇帝则对凤姐动了情……


【民初戏:具有男子那样坚强意志】


一些以清末民初为故事背景的电影,称不上一个类型,但片中却常出现女性穿著男装的角色,因为清末民初确有些女子,本著如当时的女革命家秋瑾“想具有男子那样坚强意志”的想法,穿著男装或西装,希望进行由外而内的自我改造。


电影《旗正飘飘》(1987)中的一场景,夏文汐基本上就是以军服造型出场


例如徐克的《刀马旦》(1986)林青霞由所饰演的革命党员,或丁善玺的《旗正飘飘》(1987)里夏文汐所饰演的川岛芳子,又或是方令正的《川岛芳子》(1990)中由梅艳芳所饰演的同名角色(不过《川岛芳子》片中川岛的中性装束却还隐隐呼应著角色的性欲“问题”)。


林青霞在《刀马旦》中的美少年扮相果然名不虚传,而那个久闻大名的穿一袭白衬衣被鞭打得浑身血迹斑斑的镜头也终于出现在眼前。说实话,林青霞总是能让一部没有特别感觉的片子变得让人印象深刻。光影中,林青霞的脸白得几乎透明,白衬衣更显出她的纤弱,红色的血让人怜惜起她来。她一身军服的时刻,也是俊美得无人能及。


电影《刀马旦》(1986)中的林青霞的扮相名不虚传


梅艳芳的男装扮相果然是潇洒英俊,在电影里,川岛芳子明显不是一个单纯的卖国贼,她有她的挣扎,有她的痛苦,以及两段爱情。虽然带着李碧华一贯淡淡的属于女人的哀怨和不屑,到底写的狠,看得人又爱又恨。电影《川岛芳子》却将芳子的硬气靠着歇斯底里的呼喊来表现,属于女人的怯懦一览无余。话说带刺的玫瑰是美丽的,一不小心扎到手更是入骨髓的爱恨。


电影《川岛芳子》(1990)中的一场景,梅艳芳的男装扮相比较硬朗


【林青霞与张国荣“雌雄同体”无人争锋】


林青霞与梅艳芳可谓华语电影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降最重要的反串女星。林青霞的反串可上溯至李翰祥的《金玉良缘红楼梦》(1977)中的贾宝玉,且她在90年代展现了华人女星中独有的“雌雄同体”魅力,地位直追葛丽泰·嘉宝Greta Garbo(1905-1990)和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1901-1992)。


很多荣迷喜欢用电影《霸王别姬》中那句“不疯魔不成活”来形容张国荣。斯人已逝,但是张国荣却成为一道华语男演员很难逾越的疯魔演技的高峰,张国荣的人和故事成为一种经典传说。


电影《金玉良缘红楼梦》(1977)中,林青霞饰演贾宝玉


哥哥之于程蝶衣,不可否认的,没有哥哥,就没有我们看到的,传诵不停、怀念不止的程蝶衣。如导演陈凯歌所言:当世之中除了张国荣,根本没有人能替代演出程蝶衣的角色。


张国荣曾坦言自己是一个性格阴柔而又带有自恋倾向的人,他觉得自己的特点是敏感尤其是对爱情的敏感,这种敏感在《霸王别姬》中达到了极致,而观众也认同了他这些细腻、细致的特质。


又仅前述,我们可发现多部由徐克导演或监制的影片,林青霞在其片中都有相当吃重的扮装情节。




电影《霸王别姬》(1993)中的一场景


而回溯至1987年由徐克监制、程小东导演的《倩女幽魂》,片中声音忽男忽女的姥姥(刘兆铭饰)系雌雄同体的树妖,一副“黑寡妇”的妆扮,艳得恐怖。


1993年由徐克执导的《青蛇》则有蛇精扮人、人蛇共谱恋曲的情节,其中青蛇(张曼玉饰)与女子跳艳舞、藉机勾引对方,又该算作人蛇情欲、抑或是女同?


而1994年当徐克重拍《梁祝》时,更将梁与祝之间的暧昧情愫直接端上台面,让梁早就发现自己“虚虚”地爱上还是男装的祝英台,因而惊恐不已(但大陆对同志的恐惧其实是至建国后才正式走入正轨)。


香港电影《倩女幽魂》(1987)剧照,树妖姥姥一角至今无人超越


【台湾电影中的扮装?】


尽管20世纪90年代年代的台湾电影几乎不见反串的情节或角色,但蔡明亮的《爱情万岁》(1994)中有一场李康生著女装翻跟斗、作伏地挺身的戏,其角色之自得其乐与camp美学之展现,堪称一绝!陈俊志的纪录片《美丽少年》(2000)则稍微触及到台湾90年代兴起的“扮装皇后drag queen”文化。


而台湾歌仔戏与早年台语片中丰富的反串语汇,和综艺节目中反串搞笑的艺人,又或是布袋戏里男扮女的声音反串,如《圣石传说》(2000)、侯孝贤《戏梦人生》(1993)中所再现的布袋戏演出片段,更是台湾反串表演艺术的宝藏。


电影《爱情万岁》(1994)剧照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国产av无_幼女AA级末成年电影_av无码无套视频--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港台电影中的反串文化 林青霞张国荣雌雄同体 男装女装皆相宜石坊青斜

文章地址:http://www.cardigami.com/article/26.html
有关热门【港台电影中的反串文化 林青霞张国荣雌雄同体 男装女装皆相宜石坊青斜】的标签